http://www.flashgenesis.com

金蝶国际遭机构做空 股价大跌13%

  收入在5.33亿元至5.68亿元之间,同比增长约50%至60%。公司执行加速云转型的

  机构纷纷降低金蝶国际目标价。中金一份报告指出,金蝶云业务增长强劲会为金蝶利润带来压力,维持“中性”评级,下调目标价22%至7港元;花旗则将金蝶国际评级由“买入”降至“中性”,目标价下调32.2%至8港元。

  屋漏偏逢连夜雨。利空业绩报告后,金蝶国际再度被沽空机构阻击。DavidWebb发表文章称,该公司董事局主席兼大股东徐少春于业绩完结10日前,即6月20日减持公司股份,套现5.04亿港元。

  根据港交所上市规则,公司董事不得在年度业绩公布前60日内、季度或半年度业绩公布前30日内买卖公司股份。这已经不是DavidWebb第一次沽空金蝶,今年3月他曾指金蝶主要利润来自于税务减免、政府补贴及关联交易。

  对于DavidWebb沽空报告,金蝶国际回应称,该次减持没有违反上市规则,该次减持股份占徐少春个人股份不到10%,这是徐少春十年来第一次减持股份。3月下旬甚至更早时候,徐少春就希望尽早处理私有化时留下的债务,后续就有和券商等机构的沟通,这部分都有相应的记录。资金用途主要是清偿关联贷款,以及慈善活动等个人资金需求。

  利润承压是云服务公司的通病,以金蝶国际主要产品ERP为例,广证恒生一份研报指出,购买一款大型ERP软件产品的费用为250万元到500万元,改为云服务SAAS产品后,企业只需每年支付25万元到50万元,便可获得相应服务,同时省去机房建设、硬件购买、软件实施、定制开发等一系列费用。

  金蝶CFO林波曾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称:“金蝶目前是投资未来,不要求云业务马上盈利,要特别指出的是我们净利率在提高……向云转型压力是很大的,这个压力也是我们的动力,集团上下一致齐心协力努力实现这个目标。”

  天风证券一份报告指出,导致金蝶国际利润波动的原因属于短期因素,公司长期价值核心云业务进度乐观,在技术变革和国产替代推动下,看好金蝶国际分享超大和大型企业上云的产业蓝海,对金蝶国际维持买入评级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今年3月18日,金蝶国际午后一度跌超13%。而彼时沽空金蝶的也是DavidWebb,该机构当时发报告称,深入挖掘发现,金蝶国际是一只泡沫股票,主要依赖特定行业的税收减免、政府补助、房地产投资收益以及与相关方的可疑交易来填充利润。

  郑重声明: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
  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发布《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 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》

  15万股民无眠!*ST信威停牌1000天终要复牌 不仅18个跌停更有退市风险!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